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良禽擇木而棲


良禽擇木而棲
左傳 “哀公十一年”:孔文子之將攻大叔也,訪於仲尼。仲尼曰,胡簋之事,則嘗學之矣,甲兵之事,未之聞也。退命駕而行,曰,鳥則擇木,木豈能擇鳥........

當時衛靈公尋問孔子關於作戰布陣的事情,孔子立即回答:“祭祀禮儀之類的事,我聽說過;用兵打仗的事,我沒有學過。”。之後,孔子便催促學生們准備離開衛國。學生們不知其故,於是孔子說道:“鳥擇木,無木擇鳥。” 此言後來演變為“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侍”孔子認為,君子遇事之時應看清在哪才能使自己的聰明才智得到最大程度的運用。



紛紛擾擾多時的馬華黨爭特大終於落幕了。說實在我真得很不想寫有關馬華的東西。但馬華公會盡管傷透了華人的心,畢竟在建國的的歷史上有其一定的位置。

馬華黨爭特大就像一齣鬧劇。為了一位黨員被開除而召開特大。被開除的人沒有依照程序提出上訴;他的理由是不相信中委會會公正。而召開特大的理由除了要恢復黨籍黨職外, 最重要是投總會長不信任票。開除黨籍是中委會的決定, 還要經會長理事會及中委會的覆核批準才生效,然後還有上訴的機會。結果應有的程序都沒展開,把罪名一股腦都推給了總會長, 要投他不信任票。然後一場混戰就開打了。一個人被開除就把中央代表票選的執行機關癱瘓了。除了說混賬還能說甚麼?

馬華特大投票結果一出爐,巫統老大 ﹣現任馬來西亞最高領導納吉, 馬上迫不及待的開口要馬華總會長翁詩傑辭職。雖然翁詩傑以14票之差被投不信任票。不信任不代表被彈劾。而且根據該黨黨章要彈劾總會長必須三分之二的中央代表同意。而且以民主議會程序而言,要對如總統等最高領導人彈劾都必需要有充的理由, 證明領導犯了嚴重過失, 經過辯論等重重程序才能執行。要不然今天選出領導人, 明天不順我意就要他下台,那民主議會不是很兒戲嗎?納吉身為國家最高領導人連這點也不知道, 不是很笑話嗎?所以翁詩傑其實不必辭職。

華人主流媒體星洲日報和南洋商報所作的民調有超過60%的讀者都不認為應投翁詩傑不信任票。還有包括一些華團在內的民間團體都表明希望翁詩傑繼續領導馬華。納吉口口聲聲說希望有個強大馬華, 能挽回華人的心,分明是一派胡言。相反的他所要的是一個容易控制, 奴性十足的馬華。

夾帶這麼大的支持民調,而中央代表竟對他翁詩傑投下不信任票。這不能証明他們是獨立思考的。反而是再一次証明馬華這一群人向來都不尊重華人社會的意見。也是馬華長期被華人社會唾棄的最大原因。

從納吉的態度也再一次証明納吉亳無肅貪之意願。翁詩傑掀開巴生港口自貿區醜聞,朝野叫好。納吉果真要肅貪要爭取民心,理應護着翁。怎會落井下石,在所有程序未跑完前叫他下台。

翁詩傑今後將會一一品嘗樹倒猢猻散, 牆倒眾人推的淒涼滋味。那些信誓旦旦,共同承擔, 共同進退的同志不給你個落井下石, 背後再插一刀,你可要額手稱慶, 感激涕零了。

翁詩傑你也千萬不要怪那些高僧、法王、活佛的加持不靈,讓你落得如今這個下場。就因為你還有點良知骨氣,不忍你和那班陰頭陰臉, 走路飄飄的東西一齊下地獄。所以讓你跌一跌,清醒清醒。

今天馬來西亞政局已經來到了非變不可的局面,不變的結果只有衰亡而已。這是連執政集團“國陣”也在經常在說的話。然而從308政治大海嘯到霹靂州脆計變天、強行將把州議會議長拖出會議廳囚禁起來;以內安法令扣留部落客、記者、在野黨議員、興都權利異議份子;反貪會瘋狂調查雪州行議員;行政議員歐陽捍華的助理趙明福在反貪大樓離奇墮樓死亡;瘋狂鎮壓和平抗集會.....等等事件。令人實在看不出現在的執政當局有何改革的意願和誠意。

所謂“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侍”。馬華特大已經證明馬華非“良禽”可棲之木,納吉也非明主。種族性政策和政黨也已是日薄西山沒有市場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翁詩傑現在應拿出英雄本色,瀟灑的揮別那不良禽獸之地。做人你才會有頭頂天腳立地的感覺。沉迷在這樣的爛黨裡,
下場將有如清未民初被趕出宮的未代太監。


•Ong Tee Keat
•Najib
•Corruption
• MCA

沒有留言: